网易、网龙等公司玩转游戏+教育,"道"亦有道?

2016-11-03 10:58:12 来源:界面

        即使是不玩儿游戏的朋友,大概也听说过征服、植物大战僵尸等游戏,但少有人知道的是,这些经典游戏背后的公司同时也在发力教育业务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近,网易有道召开的一场战略发布会引起了教育圈的注意。众所周知,网易在游戏行业内处于领先地位,但其公布的一项数据——有道词典用户突破6亿,让人们开始意识到,自2007年推出有道词典后,“误入”在线教育的网易在已经在教育行业深耕多年。如今,网易又宣布了要拓展课程品类、投入 5 亿孵化 20 个教育工作室等一系列布局,大有全力进军在线教育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无独有偶,港股的网龙、A股的拓维信息等公司都是左手游戏,右手教育,那么,一家具有游戏基因的公司做得教育业务会有何特质?

        能否玩得转?

        网易的教育业务应该是一个顺其自然的意外收获。

        据了解,有道词典的推出是由于2006年做有道搜索,团队需要大量阅读外文资料,于是周枫利用搜索技术顺便解决了一个英语翻译问题。没想到,时隔多年,有道搜索已经销声匿迹,而由有道词典延伸出的有道翻译官、有道口语大师、网易云课堂等,则逐渐形成了网易教育产品矩阵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有意思的是,从网易出来创业的人也似乎对教育情有独钟,猿题库李勇自不必说,李学凌创办的欢聚时代也曾发力教育业务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除了网易外,曾自主研发出《魔域》、《征服》等游戏的网龙,代理过《植物大战僵尸》、《宝石迷阵》的拓维信息都将教育业务作为一项主营业务在运作。国外也不例外。今年6月,风靡全球的游戏Minecraft推出了教育版产品Minecraft: Education Edition,将游戏引入课堂,对学校、老师和学生免费开放;2月,《愤怒的小鸟》开发商Rovio成立儿童教育子公司。

        具有游戏基因的公司为何热衷于做教育,而且有些做得还不错?

        转型或布局教育,也许是从公司长期发展来考量的。毕竟,游戏虽然拥有巨大利润,却是一个难以维持忠诚度的行业,公司也需要寻求新的增长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做得到底如何,各家情况却大不相同。网易本身的教育产品还不错,但李学凌的欢聚时代在教育业务方面却似乎不尽如意。曾拉来雷军为其站台的100教育上线之初,宣称要颠覆新东方,但之后除了核心高管被免职的负面消息传出外,却鲜少得到外界关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网龙和拓维的教育业务则处于强势增长阶段,转型还算顺利。财报显示,今年网龙第二季度的教育业务收益达7.6亿元,同比增长34倍,已经超过游戏收入。拓维信息2016年上半年教育业务营收3.35亿元,占总体营业收入近70%。

        游戏基因VS教育基因

        具有游戏基因的公司去做教育业务会有哪些优势?也许我们能从上述公司中得到一些启发。

        首先是庞大的用户规模。做游戏的公司拥有海量用户基础,而且这些用户与教育领域的目标用户具有很大重合度。一个显而易见的例子是YY。YY语音社区最早用在游戏领域,去做教育不过是顺水推舟,因为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,许多用户已经自然而然地开始利用YY这个平台授课,于是,欢聚时代索性推出一个品牌来在教育领域深耕,毕竟拥有庞大的用户与流量做基础做任何事都会看起来容易一些。再比如《愤怒的小鸟》开发商Rovio,正是因为小鸟的形象对于孩子来说是一个巨大的IP,Rovio围绕儿童教育成立子公司也就变得顺其自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一个不可忽视的方面则是技术。强大的技术也许可以令游戏公司开发出更具竞争力的教育产品。一位业内人士表示,游戏公司在技术方面的积累会给教育行业提供用户体验更好的产品。例如网龙布局教育业务时,已经在如何掌握用户的行为习惯上积累了足够的经验,可以通过大量的数据分析让用户更容易接受这个产品。而游戏引擎、网络交互等方面的技术优势应用到教育产品的研发中后,则可以极大提升用户体验。据网龙数据显示,网龙研发人员一直占公司绝大部分比例,光2015年一年的研发投入就达1.48亿元。可见,游戏基因对网龙布局教育业务影响至深。

        值得注意的是,游戏基因不仅体现在了技术积累方面,网络游戏的运营模式对教育产品的研发也具有一定启示意义。据媒体报道,猿题库最初的运营就借鉴了网络游戏的模式。猿题库设置了基于“任务”的功能,用户可以选择“快速智能练习”“专项智能练习”“真题模考”等练习形式,系统则依据用户的历史练习记录计算出最适合用户的题目组合,依照用户的测试结果总结出用户的知识点薄弱处,并同时对用户的成绩提升给予激励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与其他教育公司相比,从游戏切入教育业务的公司也具有一定劣势。最突出的一点是,这些公司也许可以把产品做得很好,却缺乏教育基因。

        弥补这方面不足的最快的办法就是通过投资、并购等方式来拓展教育业务。拓维正是这方面的典型,它2014年先后并购北京九龙晖,参股天天向上、菁优网校、 高能100等主攻K12基础教育信息化的标的。2015年又通过并购海云天和长征教育,在K12与幼教领域继续加码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其中存在一定的风险,也许公司难以做好业务整合,比如欢聚时代旗下的100教育于2014年整合了环球网校、郑仁强团队、以及原YY教育频道业务后,营收并没有增加,其2015年的一季度的营收仅有2260万元人民币,与环球网校原来一个季度的营收规模基本相当。直到今天,YY教育的发展也不尽如意,据2016财年第一季度的财报,YY的在线教育业务(主要指环球网校)和多玩的广告收入共计3750万元(约合580万美元),同比下降5%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蓝鲸教育认为,未来教育的竞争不仅仅是教育本身的竞争,也会体现在科技与技术方面,游戏基因的公司去做教育业务在产品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,若是能深入教育这个行业,说不定能取得意外的成绩。